飞鱼微投

飞鱼微投

飞鱼微投_脸书高管:我十分希望特朗普落选 但脸书必须中立

2020-01-08

北京时间1月8日早间消息,据外媒报道,自2016年大选以来,当所谓的俄罗斯干预和大量其它虚假信息将社交媒体变成党派战场时,Facebook一直在努力解决它在特朗普总统获胜中所扮演的角色。 

现在,根据《纽约时报》获得的一份备忘录,Facebook的一位长期高管告诉员工,在特朗普寻求连任之际,公司有道义上的责任在特朗普的竞选运动中保持中立。

12月30日,Facebook虚拟和增强现实部门负责人安德鲁•博斯沃思在其Facebook内部页面上写道,作为一名自由主义者,他本人希望利用社交网络的强大平台对抗特朗普。但他通过援引《指环王》系列剧情以及哲学家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的话,认为这样做最终会适得其反。“尽管使用我们现有的工具来改变结果很有诱惑力,但我相信我们决不能这样做,否则我们将成为我们所害怕的人。”

博斯沃思在一篇题为“2020年的想法”的帖子中,就政治两极分化、俄罗斯干预以及新闻媒体如何对待Facebook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坦率地评价了Facebook近年来的缺点,称Facebook在解决数据安全、错误信息和外国干预等问题上一直“存在延误”。他还指责左派的言过其实,他说当事情发展到可以随意指称某人为纳粹时,“我认为我的自由主义者同胞有点,嗯,太过自由了。”

博斯沃思还拒绝了将Facebook与尼古丁等上瘾物质相提并论的”极其无礼的“说法。相反,他将Facebook比作甜甜的糖,并表示用户有责任控制自己的摄入量。

博斯沃思写道:“如果想通过吃糖来达到早死的效果,这很有效。我祖父对培根(腌猪肉)就采取了这样的态度,我很钦佩他。但社交媒体的致命性可远低于培根。”

前Facebook广告团队负责人博斯沃思的这篇文章异乎寻常地直截了当地展示了Facebook内部围绕该平台在2020年大选中的责任展开的激烈辩论。

其中最大的争论是Facebook是否应该改变其关于政治言论的规则。政客们的帖子不受Facebook现行规则的约束,他们的政治广告也不会提交事实审查,从而使得政客们有机会以政治虚假信息来误导选民。

去年,推特谷歌等平台在2020年大选前宣布了将对政治广告展开限制。

Facebook及其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正面临着来自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巨大压力,包括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他们要求facebook不要在其强大的广告平台上设置限制,从而使得他们的政治竞选活动得以顺利接触到目标受众,并从支持者那里筹集资金。但其他政界人士,以及Facebook的一些员工,包括去年10月向扎克伯格请愿的一个组织,都认为社交网络有责任在其平台上杜绝虚假信息,包括政客发布的帖子里的虚假信息。

博斯沃思认为,尽管保持公司现行广告政策“很可能导致”特朗普连任,但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数十名Facebook员工则反驳了博斯沃思的这一言论,他们在博斯沃思帖子下方发表评论,认为,政治家应该与其他Facebook用户保持同样的标准。他们争论Facebook是否应该禁止或删除包括特朗普在内的政客的帖子,因为这些帖子包含了仇恨言论或各种形式的虚假信息。 

Facebook发言人提供了博斯沃思的一份声明,博斯沃思在声明中说,这篇文章“不是为公众消费而写的”,但他“希望这篇文章能鼓励我的同事们继续理性地接受批评,因为我们接受了监督我们平台的责任。”

最终,是否允许政客在Facebook上传播虚假信息的决定权在扎克伯格。最近几个月,他似乎坚定地站在保持现有广告政策的立场上,他认为Facebook不应该成为真理的仲裁者。但他也给自己留下了转换的空间。去年11月,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正在“研究不同的方法,以改进我们对政治广告的处理方式”。

在那些游说扎克伯格的人中,有特朗普总统本人,他在周一的一个广播节目中声称,扎克伯格在一次私人晚宴上祝贺他成为Facebook的“头号人物”。

博斯沃思说,他相信Facebook对特朗普2016年胜选负有责任,但这并不是因为俄罗斯的干预或剑桥分析丑闻。在这起丑闻中,数百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被泄露给了一家与特朗普竞选团队合作的政治策略公司。博斯沃思说,《泰晤士报》、《伦敦观察报》和《卫报》合作揭露了剑桥分析泄密事件,改变了人们关于Facebook应如何处理用户数据以及应让哪些公司访问这些数据的看法。

但是,他争辩说,特朗普只是有效地使用了Facebook的广告工具。 博斯沃思写道:“他不是因为俄罗斯干预、虚假信息或剑桥分析事件而当选的。他当选是因为他进行了我曾见过的最棒的数字广告活动。就是这样!” 

博斯沃思是扎克伯格的长期知己,被Facebook内部一些人视为首席执行官的代理人,他过去一直是公司立场的直言不讳的捍卫者。

2018年,BuzzFeed News发布了博斯沃思在2016年撰写的一份备忘录,为公司不惜一切代价实现增长的风气辩护,他在备忘录中表示,公司将人与人联系起来的使命“实际上非常好”,即使这会导致死亡。

备忘录发表后,Facebook一位高管表示,该公司希望能够“回到过去”并在博斯沃思2016年的帖子中“点击‘删除’键”。

本文章转载自其他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公众号
在线客服
电话咨询

客服电话:400-639-6108

立即分享